新金融搜索:
首頁 > 股票 > 個股資訊

本周近千億市值解禁 這些個股或臨壓力!機構這么看

發布時間:2020-01-06

雖然上市公司解禁不一定就意味著股價的下跌,但巨額的解禁必然會引起投資者的擔憂。

  數據顯示,本周(1月6日到10日)共有45家公司限售股陸續解禁,合計解禁量84.92億股,按1月3日收盤價計算,解禁市值為947.45億元,較上周解禁市值546.05億元上升73.51%。

  從解禁市值來看,1月6日26家公司解禁市值合計455.95億元,占下周解禁規模的50.48%。從個股的解禁量看,解禁股數居前的是江蘇國信(23.58億股)、招商南油(17.67億股)。

  江蘇國信解禁逾23億股

  本周(1月6日到10日),數據顯示,本周(1月6日到10日)共有45家公司限售股陸續解禁,合計解禁量84.92億股,按1月3日收盤價計算,解禁市值為947.45億元,較本周解禁市值546.05億元上升73.51%。

  從解禁市值來看,1月6日是解禁高峰期,26家公司解禁市值合計514.44億元,占下周解禁規模54.30%。按1月3日收盤價計算,解禁市值居前三位的是:景旺電子(198.4億元)、江蘇國信(181.12億元)、吉比特(92.2億元)。從個股的解禁量看,解禁股數居前三位的是:江蘇國信(23.58億股)、招商南油(17.67億股)、盈峰環境(8.58億股)。

  從解禁股份類型來看,首發原股東限售股份有17家,定向增發機構配售股份有17家,股權激勵限售股份有9家,股權激勵一般股份有1家,定向增發機構配售股份,追加承諾限售股份上市流通有1家。

  具體看來,江蘇國信本次解除限售的為公司)2016年重大資產重組發行的股份,占總股本比例為62.42%。申請解除限售的股東只有國信集團,而國信集團作為江蘇國信持股70%的控股股東。雖然本次解禁規模很大,但控股股東維護股價意愿較強,不會輕易拋售。

  去年12月,國信集團還計劃耗資不超過2億元在未來半年內增持江蘇國信股份,增持目的是對公司未來發展的信心,可見維護股價意愿強烈。

  景旺電子和吉比特減持市值較高。

  其中景旺電子1月7日上市流通的限售股為首次公開發行限售股,涉及深圳市景鴻永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智創投資有限公司、東莞市恒鑫實業投資有限公司3名股東,共計4.58億股股,占公司總股本75.98%。

  吉比特1月6日上市流通的限售股均為首次公開發行限售股,共涉及3名股東,分別為盧竑巖、陳拓琳、高巖。上述股東持有限售股共計300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41.86%。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首發股份成本很低,所以解禁后面臨的減持壓力將不少。

  機構認為不必過分擔憂

  據統計,2020年待解禁市值超3.3萬億,是2011年以來解禁市值最大的年份。2020年1月是解禁高峰期,單月解禁高達6974億元,解禁壓力明顯高于其他明年月份,創2015年6月以來最高解禁記錄。

  分行業來看,1月份限售解禁股主要來自機械設備、電子、醫藥生物、公用事業、化工與汽車等行業。統計顯示,1月份有9股解禁市值超100億元,包括順豐控股、中國銀河、視源股份等(不考慮中油資本)。

  中信證券認為,通過復盤歷史上歷次沖擊高點,減持高峰與解禁高峰并非同步,而且歷次減持峰值與股市調整并不存在一一對應關系,因此認為不必過度擔憂解禁高峰沖擊。

  招商證券指出,股東減持規模與解禁規模的高峰并不完全對應,也就意味著減持與解禁不一定同步發生,所以解禁不一定帶來大規模減持?紤]到年初是一些中長期機構投資者布局的時期,增量資金的進入可在一定程度上對解禁帶來的減持形成對沖,所以總量上無需過度擔憂。

  海通證券表示,A股大量解禁對市場影響有限,首先,解禁不等于減持。雖然2020年1月A股解禁市值確實遠高于2019年月均水平,但解禁額并不代表產業資本減持額,還要考慮限售股解禁后減持的約束比例及市場行情對產業資本增減持的影響。從估算來看,產業資本二級市場凈減持將依然處在合理區間內。其次,減持意愿與行情及估值高低有關。從歷史來看,總體上市場底部及估值底部附近產業資本往往表現為凈增持,而在市場行情持續回暖時,產業資本往往表現為凈減持。目前A股估值仍處低位。

來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