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頁 > 汽車 > 最新資訊

前途堪憂的前途汽車 一支造車新勢力命運將傾的啟示錄

發布時間:2020-04-17

原標題:前途堪憂的前途汽車 一支造車新勢力命運將傾的啟示錄

摘要: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況下,由于資金問題影響,前途汽車規劃中走量的前途K20遲遲無法落地,這讓前途汽車陷入了死循環中。

曾經造出了天價跑車的前途汽車目前正面臨崩盤的危險。從成立至今5年的時間里,率先拿到造車資質、率先造車量產車的前途汽車,如今已經淪為新勢力中的邊緣人。無新產品、融資難,成為了前途汽車無法打破的魔咒。

近日,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分別在3月11日和17日發布了針對前途汽車(蘇州)有限公司的限制消費令,前途汽車董事長陸群被法院列為限制高消費人員,也就是大眾眼中的“老賴”。同時,天眼查風險詳情提示,前途汽車共有9條自身風險、17條周邊風險、57條預警提醒。對于這一消息,前途汽車目前暫無回應。但從今年幾次延遲復工和拖欠員工工資的行為看,早已經從第一梯隊掉隊的前途汽車或將很快出局。

融資延期到賬引爆風險

近期有前途汽車員工爆料,已經收到三次延遲復工的通知,能否如期復工仍然是未知數。“這次從4月1日又延遲到了5月4日”一名前途汽車員工表示。公開資料顯示,前途汽車因為融資資金不能及時到位,去年就開始出現了資金周轉困難的情況。而公司多次延遲復工,也是變相節約支出成本的一種方式。但只節流不開源,對于沒有造血能力的前途汽車來說,也僅是緩兵之計。

事實上,早在去年9月,前途汽車董事長陸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原計劃在今年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資款,因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賬。這使得公司部分原定推進的工作,因資金延期到賬遇到困難。”正是這筆延期到賬的融資款,讓前途汽車如今陷入窘境。據了解,上述融資款項金額高達10億元,原計劃最晚于2019年11月到賬,如今卻一拖再拖。

其實,前途汽車的董事長陸群也是一位牛人。資料顯示,陸群是長城華冠的創始人,汽車工程領域的專家,擁有清華大學汽車工程學士學位,北大國際MBA及美國Fordham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2003年創辦長城華冠,2015年成立新能源造車企業前途汽車。這位汽車工程領域專家從事整車設計和研發工作已超過25年的專業人士,并不是大家眼中擅長打資本牌的互聯網大咖,而是真真正正的汽車人。對此,有業內人士就稱,前途汽車融資手段單一,僅依靠機構融資,缺乏市場融資途徑。

超跑構筑的虛幻世界

回想當初,當其他造車新勢力還在為資質而發愁、還在展示PPT向資本市場展示理念的時候,長城華冠已經通過自身實力,獲得發改委和工信部雙資質,在2018年8月8日正式上市第一款電動跑車——前途K50,這樣的速度是要超過當時大部分的競爭對手們。

好多人都不會忘記,在此之前的那屆北京車展上,前途汽車租下近300平米場地,展出了當時還是雛形的首款超跑,這讓不少還藏在角落里沒有底氣登臺的造車新勢力們為之汗顏。甚至彼時,不少評論都認為“能與特斯拉抗衡的造車新勢力”即將誕生。

不過,這種光環很快消失殆盡。雖然前途K50外型炫酷,但價格高達70萬元,對于一個沒有品牌積累和強大研發實力的新車企來說,前途K50的出現只是曇花一現,即便中國消費者就是“人傻錢多”,能為其埋單的也屈指可數。數據顯示,截止到2020年3月底,前途K50累計銷量僅156輛。

用超跑來樹立品牌基調,在前途汽車之前還有蔚來汽車。不過,蔚來汽車顯然更加機智一些,打造價值千萬的EP9,2.7s的百公里加速更是拿下了“全球最快電動跑車”的頭銜,塑造了一個個“買不起”系列。反觀前途K50,定位于一款純電超跑,除了有個超跑的外觀并沒有太多亮眼的表現,NEDC綜合路況續航里程為380公里,4.6s的百公里加速也并不是那么的驚人,即使車身大量的碳纖維覆蓋件進行減重,性能上來說仍弱于其競爭對手。

正是因為前途K50的滯銷,把前途汽車的節奏完全拖垮。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況下,由于資金問題影響,前途汽車規劃中走量的前途K20遲遲無法落地,這讓前途汽車陷入了死循環中。

“前途汽車遇到了所有造車新勢力遇到的問題,核心技術薄弱、定位不清晰或者錯誤,將大量人力物力花費到造型、車身、加速上,沒有做到真正意義上和傳統車企區分開來。這些雷都被前途一個不落地踩到了。”有業內人士評價。

難以逾越的政策紅線

眾所周知,一支造車新勢力的生存和發展,需要外部不斷地輸血。但一直以來,前途汽車未傳出成功融資的消息。甚至前途汽車的母公司長城華冠還在2019年4月退出新三板,上市融資的道路也沒能走通。

數據顯示,自2015年從“新三板”上市之后,長城華冠的虧損每年遞增,3年內虧損已經超過7億元且大幅加劇,定位于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發成本高,上市后偏低的銷量顯然是無法帶來盈利,況且前途汽車還一直處于燒錢的狀態中。長城華冠自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至2018年底,其凈利潤分別為-0.22億元、-0.98億元、-2.26元、-6.06億元,累計虧損已經達到9.52億元。

2019年2月20日,其母公司長城華冠申請終止掛牌。當時,長城華冠發布公告稱,擬申請股票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通俗的說就是退出“新三板”,究其原因,無非就是企業出現運營問題、違規、未按時披露業績等。2019年4月19日,長城華冠宣布退出新三板,長城華冠的持續虧損同時加劇了前途汽車的困境。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資金鏈斷裂,政策的紅線也將決定前途汽車的生死。

資料顯示,前途汽車2016年獲得國家發改委關于年產5萬輛新能源乘用車項目核準的批復,2018年進入工信部第306批《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新增車輛生產企業名單。隨后,2018年12月10日《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頒布。

規定要求,“上兩個年度累計境內外市場銷售并登記注冊的數量大于3萬輛純電動乘用車或3000輛純電動商用車,或上兩個年度純電動汽車產品累計銷售額大于30億元”;仡^看前途汽車,目前累計銷量為156輛,前途蘇州工廠投資20億元,僅銷售156輛車,按照補貼后68.68萬元/輛的價格算,銷售額僅為1.07億元,這些指標距離規定相差甚遠。同時,按照《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第17條的要求,由于前途汽車未能達到相應產能,意味著此后整個江蘇省都不能再新建、擴建產能;這意味著前途汽車已經拖累了整個江蘇省的新能源汽車產業。

曾經的風光就如絢爛的煙火,過后是一片漆黑。前途汽車的經歷也是教科書一般的存在,造車必然要務實,這個從互聯網跨界來的公司都懂的道理,反倒被前途汽車這樣有造車基因的老字輩給忘了。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來源:華夏時報
作者:翟亞男
理財師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