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頁 > 保險 > 保險公司

屢登失信名單 眾信易誠保險代理困局難解

發布時間:2019-12-05

  雖然名字里帶有“信”“誠”二字,但是今年以來,新三板保險中介機構眾信易誠保險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信易誠”)卻總與失信掛鉤。12月4日,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該公司持續督導主辦券商國融證券于近日發布公告,直指眾信易誠及其上海分公司、公司董事長韓君屢登失信名單。而信譽受損的背后,是該公司上半年營業收入凈利潤雙雙大跌、高管及專業人才頻頻離職、股權完成交割錢卻仍未交清的現狀。分析人士指出,上榜失信名單會對該公司聲譽造成一定影響,繼而影響公司的穩定經營。

  公司及董事長收限制消費令

  近日,國融證券于近日發布關于眾信易誠的風險提示性公告,指出眾信易誠及其上海分公司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同時公司董事長韓君被列入限制消費名單,將會對公司聲譽造成一定影響。

  據了解,今年7月以來眾信易誠及其上海分公司各因6次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執行標的金額在2萬元至19萬元之間,執行法院均為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執行狀態均為“全部未履行”。同時,該公司董事長韓君9次被列入限制消費名單。

  對此,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昕棟表示,被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即已表明該主體已經存在信用風險,由于該主體已經拒不執行生效法律文書,其是否能正常履約也存在很大疑問。一旦公司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不僅該主體的失信信息將向社會公開,而且還會受到《關于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規定的聯合懲戒,對于被列入限制消費名單的個人而言,其個人生活將受到重大影響。

  據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向眾信易誠發布的限制消費令顯示,針對該公司及韓君列出9項不得實施的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例如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旅游、度假;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等。

  同時,該限制消費令強調,如違反限制消費令,經查證屬實的,將依照規定,予以罰款、拘留;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上半年業績大跌、人才流失

  在2018年還處于盈利的眾信易誠,在2019年卻急轉直下,業績出現大跌。該公司披露的半年報顯示,上半年營收為1186.69萬元,同比減少81.31%;凈利潤由盈轉虧,凈虧損265.48萬元,同比下滑近兩倍。同時,該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赤字95.74萬元。

  對于業績不佳的原因,眾信易誠在半年報中解釋稱,報告期內,受經濟整體形勢影響,業務拓展緩慢,車險收入大幅下滑,非車險業務基本平衡,最終導致公司營業收入大幅下滑。而在銷售收入減少,固定費用不變的情況下導致凈利潤降低。同時,營業收入大幅下降,應收賬款減少,也導致了現金流量凈額減少。

  一位保險經紀公司負責人分析,營收半年下滑80%的根本原因可能并非像半年報中所說“受經濟整體形勢影響”,公司運營可能也面臨較大問題。對此,北京商報記者采訪眾信易誠,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公司回復。

  據了解,于2009年成立的眾信易誠是一家全國性保險代理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31日,眾信易誠登錄新三板。2016-2018年,該公司營收分別為2178萬元、1865萬元、3875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61萬元、-543萬元、168萬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該公司董事會秘書謝文景僅任職5個月便辭職,董事劉剛于2018年9月10日辭任董事后,于今年8月也辭去財務負責人職務。

  據眾信易誠半年顯示,報告期內,眾信易誠總公司及分公司員工人數較期初減少20人,其中行政管理人員1名、銷售人員6名、技術人員10名、財務人員3名。對此,眾信易誠表示,受經濟整體形勢影響,公司業務拓展緩慢,收入大幅下滑,為減少開支縮減人員,并未對公司正常經營造成影響。同時,公司通過網絡招聘、人才市場、同業交流等方式及時引進、招聘人員。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該公司官方微信發布的招聘啟事涉及10種崗位,分別包括分公司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培訓部經理、保險培訓講師、會計、出納、行政經理等。

  股權收購錢仍未交清

  屋漏偏逢連夜雨。除了屢登失信名單、營收凈利大跌、高管及專業人才頻頻離職外,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2017年至今,眾信易誠有一項重大資產重組項目仍在持續進行中。

  2017年10月22日,眾信易誠審議通過了重大資產重組報告書。彼時,眾信易誠欲在持有35%股權的基礎上,擬購買北京中悅百聯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悅百聯”)兩自然人持有的65%股權。

  雖然股權已交割,不過眾信易誠尚有1000萬元注冊資本未繳納。按照《股權收購協議》的約定,收購完成后,眾信易誠需按照中悅百聯修改后的《公司章程》顯示,在2018年12月31日前履行5850萬元的出資義務,不過截至2019年8月只繳納了4850萬元。

  為保障資金順利交付,眾信易誠控股股東宋繼方還曾承諾稱,“若出現眾信易誠因自身流動資金不足支付或者全額支付后將導致公司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開展業務的情況,本人將以個人資金向公司提供無償借款,借款金額根據公司需要確定,該等借款不收取利息。”

  然而,目前眾信易誠實際控制人宋繼芳沒有按照承諾履行補充流動資金的承諾。

  而少繳1000萬元將有何影響?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表示,轉讓方已交出經營權,在股權交易已經完成的情況下,未繳納的1000萬資金問題可由兩公司領導層協商解決,預計對雙方公司的業務經營方面沒有太多實質性影響。此外,也可以看出,眾信易誠在資金方面或出現一定困難。

  對于收購中悅百聯能否為眾信易誠帶來盈利利好,陳嘉寧表示,家公司規模較小,披露的信息也很少,客觀來看不好判斷能否實現盈利。

  同時有業內人士指出,鑒于眾信易誠業績下滑明顯,中悅百聯成為其全資子公司后,可將其納入合并報表范圍內,由此顯示出的數據會更“好看”。

  而在2017年時,對于收購中悅百聯的全部股權,眾信易誠曾表示,收購中悅百聯后可利用中悅百聯互聯網保險相關平臺及其互聯網保險的研發及運營能力,通過中悅百聯的平臺銷售、互聯網保險的運營服務,提高公司保險代理的銷售規模,從而為公司未來業務進一步的深化發展奠定基礎。但眾信易誠也表示,公司和標的公司的未來合作需要一個磨合的過程,未來計劃能否順利實施及整合后公司的盈利能力仍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來源:
作者:
理財師推薦